當前位置: 資訊首頁 / 行業新聞 / 正文 /

帶量采購“蝴蝶效應”來了!藥企裁員、調整架構或集中爆發

發布日期:2020-05-21 瀏覽次數:0

來源: E藥經理人  

近日有業內自媒體爆料,稱某國內藥企因為產品掛網時間延后,疊上疫情和同品競爭的影響,導致河南市場開發和銷售不盡人意,遠未達到公司和大區預期目標,因此該藥企決定自5月起將河南市場中的該產品全部轉為承包模式。

該文章稱,該藥企工資只發到4月底,團隊基本上解散。而如果愿意留下來做代理制,不拿工資自己墊錢干,才可以繼續報銷。

解散銷售隊伍的到底是誰?業內人士紛紛猜測。有的認為該企業為信立泰,但又有業內人士猜測為北京四環制藥,因為文章中透露該企業有產品降至5.64元/片,而四環制藥的阿奇霉素在第二輪帶量采購中,恰好是以5.64元/盒的價格中標。

但據E藥經理人向接近企業人士了解,該企業其實為上海匯倫,所涉及的產品即為其核心產品替格瑞洛(商品名:康邁瑞)。5月10號左右,匯倫河南市場向員工發布了市場調整的相關通知。

根據通知,調整團隊的直接原因是產品推廣不力:河南團隊截至4月底,共開發了各級醫院32家,藥店12家,4月銷售1481盒,合計金額26.37萬,但自成立到3月份的各項費用花費共計131.51萬元(未含4月工資和績效),其中人員工資82.41萬元,開發借支和其他49.11萬元。

而更大的原因是其他競品的惡性競爭以及進4+7的風險。據企業通知稱,正大天晴替格瑞洛片已經降價至5.64元/片,而過一致性評價的企業已經超過3家。按此發展下去,公司和大區虧損更為嚴重。

據官網介紹,上海匯倫成立于2004年,是一家致力于小分子藥物新藥研發與仿制藥研發、原料藥生產、制劑生產、市場營銷的全產業鏈企業。

帶量采購引發的“蝴蝶效應”正在呈現。隨著帶量采購擴大化,裁員、公司調整架構等會越來越集中爆發。

決定放棄產品的最后一根稻草

替格瑞洛片為心血管領域產品,用于治療急性冠脈綜合征、降低血栓性心血管事件發生率。原研企業為阿斯利康,中國獲批時間為2012年11月,目前已進入2019年國家醫保乙類目錄。

替格瑞洛全球銷售額并沒有達到阿斯利康預期的35億美元。Insight數據顯示,2017年全球市場銷售額表現并不理想,僅有10.8億美元(76.7億元)。2017年,中國公立醫療機構終端替格瑞洛銷售額約為5億元。相比20億元國內市場的氯吡格雷,替格瑞洛表現并不突出。

但替格瑞洛相比氯吡格雷抑制血小板聚集作用更有效、不存在患者抵抗等優勢,仍然吸引了大量國內企業仿制和布局。2018年8月,信立泰公告替格瑞洛片獲得一致性評價,這是國內首家獲批的替格瑞洛仿制藥。一年后的2019年6月12日,石藥集團和南京正大天晴的仿制藥先后上市,替格瑞洛國內企業數量達到3家。2019年12月17日,揚子江藥業集團廣州海瑞藥業按照新4類申報的替格瑞洛片獲得國家藥監局批準,視同通過一致性評價。

截至揚子江獲批,國內替格瑞洛獲批廠家有8家,除了揚子江,還有原研阿斯利康、上海匯倫、江蘇藥業、南京優科制藥、南京正大天晴、信立泰、石藥歐意、正大天晴。另外還有樂普藥業、科倫藥業、海正藥業等14家企業在申請/視同申請一致性評價。海正藥業還曾經在2018年10月公告替格瑞洛片美國ANDA獲得FDA暫定批準。

從去年開始,就有多家證券預測替格瑞洛將進入第二批集采目錄。替格瑞洛過評廠家已經達到3家,且為帶量采購的熱門心血管類產品,不久的將來被集采的可能性非常大。

除了同類產品競爭激烈,近期正大天晴對替格瑞洛再次下調價格。2020年4月29日,河南省公共資源交易中心發布關于下調丁苯酞軟膠囊等36個藥品掛網限價的通知,正大天晴申請下調90mg替格瑞洛的價格,從83.65元/盒下調至79.85元/盒,折合成5.7元/片。而根據上海匯倫的通知,正大天晴在河南再次降價至5.64元/片。

據藥智網數據顯示,5.7元/片是目前替格瑞洛最低的中標價,上海匯倫最新在貴州的中標價也為5.7元/片。正大天晴選擇再降價0.06元,或許成為上海匯倫決定“放棄”該產品的最后一根稻草。

信立泰“4+7”一周年:銷售人員減少442名,砍掉26產品

看到“裁員”,業內人士紛紛猜測信立泰,這種猜測并非無憑無據。實際上,在核心產品泰嘉進入帶量采購的影響下,信立泰近期裁員、調整崗位的動作很頻繁。

2019年,信立泰實現營收44.7億,同比減少3.9%,歸股凈利潤和歸母扣非凈利潤同比下滑均超過50%。2020年一季度營收同比減少27.13%,一季度歸母扣非凈利潤為1.35億,同比減少55.75%。

2018年12月“4+7”帶量采購中,泰嘉降價58%中標,而在2019年9月“4+7”擴圍集采中,信立泰報價最高,業內人士推測其為主動棄標。因為從營收和凈利潤上看,從2019年第三季度開始,信立泰營收開始呈現負增長,2019Q4的利潤甚至為負。

“帶量采購政策執行以來,泰嘉通過以量換價,加速替代進口,市占率增長,收入略有下降?!毙帕⑻┰谀陥笾羞@樣表示。

而核心產品失標的信立泰也開始大幅度內部調崗、裁員。早有媒體報道,2019年10月起,信立泰就開始動員員工內部調崗,不愿意申請者則自動進入離職流程。從近期就有業內人士爆料,信立泰氯吡格雷產品線裁員,補償方案為n+1。

而從信立泰年報中可以看出,2018年在職員工數量合計4622人,而2019年為4270人,一年時間,信立泰雇員人數減少了352人。具體來看,生產人員增加了180人,銷售人員減少442人,技術人員減少40人,財務人員增加4人,行政人員減少54人。信立泰在年報中表示:集采顛覆了既有的競爭模式,仿制藥將越來越不需要銷售推廣。

同時,信立泰在年報中還表示終止了部分已進入臨床階段的抗腫瘤生物類似藥、抗生素項目。從數字上看,2018年公司化藥領域在研項目65項,生物藥領域在研項目15項,醫療器械領域在研項目9項。

而2019年公司在研藥品53項,相比2018年減少了26個項目。其中化學藥39項,生物藥14項,醫療器械項目10個。減少的項目主要是化藥。

來源:信立泰2019年年報

來源:信立泰2018年年報

華東醫藥砍掉6個仿制藥項目

帶量采購引發的“蝴蝶效應”正在越來越集中顯現出來。近期華東醫藥在年報中表示,結合市場競爭格局和項目研發進度全面調整現有產品結構,清理和淘汰了部分低壁壘、低商業價值的仿制藥開發,其中包括抗腫瘤領域的厄洛替尼片、伊馬替尼片、波舒替尼片項目,超級抗生素領域的非達霉素片和達巴萬星凍干粉針項目,消化道領域的左旋泮托拉唑凍干粉針項目。

據米內網數據顯示,2019年中國公立醫療機構終端羅氏的鹽酸厄洛替尼片銷售額為4.21億元,上海創諾于2019年9月拿下首仿,豪森、信立泰、科倫等6家企業該產品上市申請在審中。伊馬替尼為“4+7”品種,仿制藥已有正大天晴、豪森、石藥3家獲批,2019年在中國公立醫療機構終端銷售額為26.62億元,同比下滑6.24%。

與此同時,華東醫藥正在加大研發投入,并引進高端研發人才。2019年,華東醫藥研發投入總金額同比增長49.14%,首次超過10億元,占到了工業收入的10%以上。從研發人員數量上看,2019年公司年報將生產系統研發人員納入研發人員數量中,導致研發人員達到1078人,相比于2018年增長96%。但這一統計口徑和姿態也充分體現了其對研發的重視。

獵才二維碼
山东11选5遗漏 体彩排列三投注技巧 体彩山西11选5玩法 北京配资炒股 杠杆配资 湖北快三今日预测号码 加拿大快乐8开奖视频 北京11选五走势图遗漏 广西体彩十一选5中奖规则 极速赛车高手规律 今日股市最新消息上证指数上证指数2020年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