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資訊首頁 / 行業新聞 / 正文 /

是什么風把互聯網大佬紛紛吹到國家醫保局?

發布日期:2020-05-21 瀏覽次數:0

來源:八點健聞  
  • 疫情打開互聯網醫療的風口,互聯網大佬紛紛登門拜訪國家醫保局,尋求更大可能。
  • 作為醫療服務的超級購買方,醫保部門看到了第三方平臺在疫情期間發揮的價值,姿態更為積極。
  • 醫保局全員密集學習互聯網醫療。胡靜林曾在內部會上說,我們所有人要把互聯網醫療弄明白了,然后才能制定政策出來。
  • 接下來,醫保局將在互聯網醫保支付的立項原則、項目名稱、服務內涵、計價單元、計價說明、編碼規則等問題上確立大框架。

4月開始,閑不住的一些互聯網大佬們,目標出奇的一致,把目光投向北京市西城區樂壇北小街的一處灰色建筑。吸引他們的,是這棟灰色建筑里,一個剛成立兩年的部門:國家醫保局。近年很少公開露面的劉強東,也來登門拜訪。

到底哪陣風把這些互聯網大佬們吹了過來?接近醫保局的人猜測,這些大佬們的親自拜訪,幾乎都為了一件事而來:互聯網+醫保。

成立兩年內,這棟灰色建筑里的80多個人一直馬不停蹄,攪動了整個醫藥行業,讓人印象深刻的動作莫過于大力打擊騙保和帶量采購,追回了數量可觀的醫?;?,又在藥品頑疾上下了一記狠功夫。他們看起來快速猛進,但某種程度上來說謹慎保守,對可能會使醫?;鸨O管難度成倍增加的事情,慎之又慎。

疫情之下,互聯網醫療的風突然刮來。頗為罕見地,整個醫保局全員上下,一個會議接著一個會議,主題都差不多:學習互聯網醫療。接下來,國家醫保局將在互聯網醫保支付的立項原則、項目名稱、服務內涵、計價單元、計價說明、編碼規則等問題上確立大框架。

至于為什么要這么密集地組織內部學習,除了互聯網大佬們的頻繁來訪,一位參會的人士回憶起胡靜林局長在內部會上的一句話,大意是,我們所有人要把互聯網醫療弄明白了,然后才能制定政策出來,醫保到底要不要給互聯網醫療報銷,怎么報銷。

非公互聯網醫保報銷,政策尚未突破

此前多年,以騰訊、京東、阿里為代表的互聯網平臺型企業陸續躋身互聯網醫療,還有深耕多年的微醫、好大夫在線等老牌選手,以及一些公立醫院也不甘落后,自己建立線上問診平臺,互聯網醫療逐漸分化為兩大陣營:公立醫院主導的互聯網醫療和第三方主導的互聯網醫療。

但限于政策規范的缺失,互聯網醫療一直處于不溫不火的狀態,資本失去信心,行業跌入谷底。2018年,國家衛健委發布了《互聯網診療管理辦法(試行)》、《互聯網醫院管理辦法(試行)》、《遠程醫療服務管理規范(試行)》三個文件,從不同維度對互聯網醫療提出了監管方向。盡管明確了互聯網醫療必須依托于線下實體醫療機構、不允許線上首診,但畢竟給出了可依據的具體管理辦法,提振了行業信心。

第二年8月,醫保局發布的一份重磅文件《關于完善“互聯網+”醫療服務價格醫保支付政策的指導意見》,首次提及了對非公的互聯網醫療如何定價的問題。

這也是醫保局發布的唯一一份提到互聯網醫療該怎么報銷的文件。對于公立醫院主導的互聯網醫院而言,這是一個利好的政策,之后由各省自行制定具體的線上醫療服務價格和報銷比例,只是這份文件,對非公的互聯網醫療,包括第三方平臺,提出了價格實行市場調節,并未提及報銷政策。

以至于政策一出臺,有部分第三方互聯網醫院的負責人嘆氣,“仍要在夾縫里求生存”。

第三方線上診療支援疫情,醫保政策松動

被潑了幾盆涼水后,突然而至的疫情,停擺的線下公立醫院,讓第三方主導的互聯網醫療在疫區湖北尋找到了新的機遇。

疫情初期,湖北省衛健委發文,鼓勵開展互聯網診療的服務,為慢性病患者特別是復診患者,提供線上+線下的服務。

但現實情況是,當地大部分公立醫院的醫護都全力投入到救治新冠患者中,很少有醫生有余力提供線上服務。與此同時,能夠幫忙開慢性病處方的當地基層醫療衛生院,要么關門,要么被抽調去隔離點幫忙,同樣沒有能力與動力提供線上服務。

以至于,雖然疫情前當地就有一些實體醫院拿到了互聯網醫院的牌照,但疫情期間真正有余力提供線上服務的很少。有業內相關人士透露,除了沒有余力,一些當地公立醫院也“沒有興趣、沒有意愿”開通互聯網醫療,“僅作線上復診,對公立醫院來說沒有太大吸引力”。

2月24日,武漢市開通互聯網醫療的只有3家公立醫院:武漢協和醫院、湖北省人民醫院和武漢市中心醫院。正是因為如此,他們也首次嘗到了互聯網診療被納入武漢市醫保的甜頭:武漢市重癥慢病部分病種的患者在家中,就可以通過互聯網進行線上診療,醫保支付,藥品通過線下配送到家。此前,武漢還沒有將互聯網診療納入到醫保結算體系中。

沒過幾天,2月29日,國家醫療保障局局長胡靜林就主持召開專題會議,視頻連線武漢市醫保局,研究加強慢性病患者“互聯網”+醫保服務工作。

武漢市醫保局相關人士透露,這次會議后,國家醫保局又罕見地,連夜開通了武漢市的醫保電子憑證權限。也就是說,40萬的武漢重癥慢病患者在網上復診續方,只要通過刷臉就能在線上看診購藥,完全打通了線上看病醫保支付的閉環,也減少了武漢市醫保局的審方壓力,“等于給武漢市送了一個大禮”。

醫保電子憑證的開通,對于這兩種類型的互聯網醫院來說,都是極為“振奮”的消息:這是由國家醫保信息平臺統一生成的,標準全國統一、跨區域互認,而且數據加密傳輸,確保了個人信息和醫?;鹗褂冒踩?,是互聯網+醫保發展的必要條件。在此之前,全國只有山東和廣東開通了醫保電子憑證。

不過,疫情期間,這三家醫院的互聯網醫院每日接診量一共只有1300左右,更多的接診量流到了第三方主導的互聯網醫療平臺。醫保部門看到了第三方平臺在疫情期間發揮的價值,作為醫療服務的超級購買方,誰能提供有價值的服務,就會受到認可,因此醫保顯得比以往積極。

互聯網醫療平臺嗅到了這股“春風”,疫情期間,平安好醫生、醫聯、阿里健康、京東健康、春雨醫院、微醫等由第三方主導的互聯網平臺,問診人數暴漲,互聯網平臺的診療咨詢量比同期增長了20多倍。

在疫區武漢,第三方主導的互聯網平臺——微醫嘗到了最大的甜頭。獲得許可后,2月26日,微醫緊急開通了微醫互聯網武漢專區,也獲得了武漢市醫保局的醫保結算支持,武漢市10種重者慢病患者通過微醫免費問診,且所開藥物能夠報銷。

3月31日,平安好醫生宣布,旗下互聯網醫院已打通湖北省醫保在線支付,上線互聯網醫療保障服務平臺。

除了武漢,今年2月以來,北京、上海、四川、廣東、江蘇等地都明確將互聯網+醫療服務納入醫保結算體系。

線上處方如何審核?

異地線上診療如何結算?

4月中旬,一家互聯網醫療企業和國家醫保局開視頻連線會議時,發生了一個小插曲。

疫情期間,這家互聯網醫療企業聚集了全國各地的醫生,提供了大量線上免費問診服務。這次視頻會議上,這家企業在說到疫情貢獻時,也提及,企業的線下醫院有執業藥師會對處方進行審核,國家醫保局的一位領導立即問了一句,你們是如何審核的?對方回復,處方到了藥師那里,先有一個電腦進行智能審核,審核完了藥師還要再審一次。

緊接著,醫保局一位專家拋來一個問題:你們藥師審核處方是怎么培訓的?對方沒有回答上來。

毫無疑問,互聯網醫療發展生長多年,但線上的處方審核,一直是部分政策制定者最頭疼的問題之一,也一直未完全規范化。

之所以會提出這樣一個問題,基于前不久另一位醫保專家的線上購藥經驗:他沒有高血壓,卻在某互聯網醫療平臺用別人的處方買到了處方藥。

他進入處方藥購藥頁面后,表達了想要購買高血壓藥的想法,對方(線上藥師)問,你有這方面的病歷嗎?他說,現在在辦公室,病歷還在家里,對方問他,有沒有處方,他說,我去找一下。不一會兒,他從別人那里拿到了一張高血壓藥的處方,通過鏡頭傳了過去,對方二話沒說,給他開了藥。

除了線上處方審核,醫?;鹑绾畏峙浜捅O管?這個老生常談的問題,在一些醫保專家看來,這些年還沒有得到解決,還沒有一個成熟的方案。

醫?;鹩筛鞯胤謩e統籌,各地的醫保待遇也不一樣。比如A市的醫療條件、醫保待遇都比B市高,B市的參保人就很有動力去A市看病,這相當于異地就醫。在傳統的線下診療市場中,異地醫保結算也還沒有妥善解決,國內僅有部分地區實現了跨省的醫保結算。如今,互聯網醫療大大放開了參保人員的手腳,從技術上講,互聯網沒有邊界,參保人可以在全國任何一個地方的互聯網醫院掛號看病,如果全面放開,則無疑將比線下診療市場更加考驗醫保結算的能力。而以現行分散的醫保統籌機制看,顯然無法解決。

互聯網醫療規范正在醞釀調整

疫情再次打開了互聯網醫療的風口,互聯網醫療概念股一片火熱,互聯網大佬們還在尋求更大的可能。八點健聞獲悉,馬化騰曾一度想在其兩會議案中,把首診納入互聯網+醫保中。

目前,有關互聯網首診的明文規定,見于國家衛健委2018年7月發布的有關互聯網醫療的三個綱領性文件之一——《互聯網診療管理辦法(試行)》。文件中明確規定“線下首診,線上復診”,也即不得對首診患者開展互聯網診療活動。目前合規的互聯網診療活動范圍僅限于:為患者提供部分常見病、慢性病復診和家庭醫生的簽約服務。

此次疫情中,曾有部分地區的互聯網醫療突破“首診”紅線,旋即被主管部門叫停。4月以來,業界多有呼吁對互聯網醫療首診進行明確定義(比如曾在一家醫院首診,轉入另一家醫院可否算復診?),并在若干科室病種上(比如精神心理類、皮膚科等)適度放開。

在互聯網診療尚未對首診放開的情況下,再提出將首診納入互聯網醫保支付,無疑更進一步。就連醫保內部,對奔涌而來的互聯網醫療+醫保也多有熱議,但尚未形成統一意見。有內部支持放開互聯網+醫保的人士認為,最好完全放開,成立一個新的部門,類似互聯網+醫保數據中心,專門解決互聯網+醫保的運行及監管問題。

互聯網醫療既涉及衛健、醫保等行業監管部門,也同樣涉及互聯網經濟的整體規劃部門。今年5月,國家發改委曾牽頭印發與《關于推進“上云用數賦智”行動,培育新經濟發展實施方案》,其中最顯眼的一條便是,“在衛生健康領域探索推進互聯網醫療醫保首診制和預約分診制,開展互聯網醫療的醫保結算、支付標準、藥品網售、分級診療、遠程會診、多點執業、家庭醫生、線上生態圈接診等改革試點、實踐探索和應用推廣?!?

八點健聞獲悉,近期,有關互聯網醫療的規劃調整已在籌劃醞釀之中,既涉及互聯網醫療機構的準入,也涉及在線醫保結算。業界對此期盼殷切。

獵才二維碼
山东11选5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