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資訊首頁 / 行業新聞 / 正文 /

《柳葉刀》子刊:新治療方案消除艾滋病母嬰傳播

發布日期:2020-05-20 瀏覽次數:0

來源: 醫學新視點  

“去年,全球有超過10萬名嬰兒感染了艾滋病毒。母嬰傳播是可以預防的,我們有責任確保不讓艾滋病負擔代代相傳?!?

艾滋病仍然是影響全球健康的重要傳染性疾病,而母嬰傳播是其三大傳播途徑之一。每年大約有160萬艾滋病毒(HIV)攜帶者懷孕。在不少HIV流行地區,產前無法將HIV的病毒載量抑制到足夠低的水平,是阻斷母嬰傳播、減少嬰兒死亡的一大挑戰。

《柳葉刀-艾滋病》近日發表一項來自英國利物浦大學團隊牽頭的重要試驗,為這個難題帶來了解決方案?;谛滦涂笻IV藥物度魯特韋(dolutegravir)的治療方案在孕婦中也能安全快速抑制HIV,降低了艾滋病高危女性在孕產和母乳喂養期間的母嬰傳播風險。

在同期刊發的評論文章中,南非國家傳染病研究所的博士表示,“基于度魯特韋的方案為改善孕婦的HIV抑制提供了一個巨大的機會,解決了消除HIV母嬰傳播的關鍵差距?!?

截圖來源:The Lancet HIV

HIV母嬰傳播的最大風險時期是分娩期間。對HIV攜帶者而言,如果不接受抗逆轉錄病毒療法(ART),母嬰傳播的發生率約為15% - 45%,在孕早期及時治療可以將這一風險降低到5%。然而,在生活了全球三分之二以上HIV攜帶者的非洲地區,有大量孕婦通常在懷孕最后三個月接受產科醫療保健服務,而此時現有的基于依法韋侖(efavirenz)的一線療法已沒有足夠的治療時間來預防母嬰傳播。孕晚期才啟動ART治療與艾滋病母嬰傳播風險增加7倍、嬰兒一年內死亡風險翻倍有關。

另一方面,世界衛生組織的調查還顯示,過去幾年中,非洲、亞洲和美洲共有12個國家的HIV對核心藥物依非韋倫和奈韋拉平的耐藥程度已超過了可接受水平。

Photo Credit: C. GoldsmithContent Providers: CDC/ C. Goldsmith, P. Feorino, E. L. Palmer, W. R. McManus [Public domain], via Wikimedia Commons

在非懷孕的成人患者中,新型抗HIV藥物度魯特韋抑制病毒的速度比現有推薦療法要快得多,病毒載量下降到無法檢測水平(<50拷貝/mL)的中位治療時間是28天,而基于依法韋侖的治療方案則為84天。這一特點對于孕晚期啟動治療來說是個潛在優勢,但隨機試驗數據的缺乏,讓人們并不清楚度魯特韋在孕婦中安全性和有效性。

為了填補這方面的空白,這項名為DolPHIN-2的大型臨床試驗在烏干達和南非開展,在2018年1月23日-8月15日期間,共納入了268名18歲以上、確診HIV感染但未經治療、已經至少懷孕28周的孕婦,她們隨機接受含度魯特韋(135)ART治療或基于依法韋倫(133)的標準ART治療。

結果顯示,在孕晚期接受度魯特韋方案的女性中,74%在分娩時的病毒載量已經下降到無法檢測的水平——根據“U=U” (undetectable equals untransmittable)的概念,倘若病毒水平無法被檢測到,病毒就無法傳染。而在接受依法韋倫方案的女性中,只有43%達到該標準。

▲兩組女性在治療后,HIV病毒載量下降到無法檢測水平的比例(圖片來源:參考資料[1])

度魯特韋組和依法韋倫組分別有22%和11%報告嚴重不良事件,主要是由于前者更多人的孕周更長。兩組37周或34周內生產的情況沒有顯著差別。研究團隊認為總體上兩種方案對母嬰的耐受性都不錯,不良事件發生率與此前未懷孕成人大型試驗的發現相似,但也需要在更多研究中繼續觀察度魯特韋對母嬰安全的影響。

研究通訊作者,利物浦大學Saye Khoo教授指出,這一結果“凸顯了兩種藥物抑制病毒的速度有明顯差異。這非常重要,因為許多非洲女性在孕晚期才發現自己感染HIV,難以阻止母嬰傳播的發生?!?

此外,在度魯特韋方案組中有3名嬰兒在出生后不久就檢測出HIV感染,其中2名母親在產后的病毒載量已經下降到無法檢測的水平,1名母親病毒載量也在極低水平,因此研究團隊認為可能是宮內傳播。這也提醒了,盡管度魯特韋帶來了顯著改善,但并不是萬無一失的,孕前和整個孕期及哺乳期都規范治療才能進一步消除母嬰傳播。

目前,世衛組織指南推薦在一線抗逆轉錄病毒治療中逐漸過渡到使用基于度魯特韋的藥物。研究團隊強調,這項研究的數據支持了世衛組織的指南修訂,讓孕晚期女性也能夠放心接受可以迅速抑制病毒載量的藥物。

Saye Khoo教授表示:“去年,全球有超過10萬名嬰兒感染了HIV。HIV母嬰傳播是可以預防的,我們有責任確保不讓艾滋病負擔代代相傳?!?

期待更好的治療方案的應用,以及預防母嬰傳播的其他干預措施的廣泛實施,能夠讓我們距離消除全球HIV母嬰傳播的目標更進一步。

參考資料

[1] Kenneth Kintu, et al., (2020). Dolutegravir versus efavirenz in women starting HIV therapy in late pregnancy (DolPHIN-2): an open-label, randomised controlled trial. The Lancet HIV, DOI: 10.1016/S2352-3018(20)30050-3

[2] Tendesayi Kufa. (2020). Opportunities and limits for dolutegravir in late pregnancy. The Lancet HIV, DOI: 10.1016/S2352-3018(20)30071-0

[3] Results of 'highly significant' HIV transmission study published. Retrieved May 19, 2020, from https://medicalxpress.com/news/2020-05-results-highly-significant-hiv-transmission.html

[4] Alarming surge in drug-resistant HIV uncovered. Retrieved May 19, 2020, from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d41586-019-02316-x

[5] 艾滋病毒/艾滋病. Retrieved May 19, 2020, from https://www.who.int/zh/news-room/fact-sheets/detail/hiv-aids

獵才二維碼
山东11选5遗漏 14人百家乐桌子 股票涨跌的钱哪里去了 江苏快三开奖直播下载 哪个软件打麻将赢真钱 秒速时时彩计划 福建十一选五助手下载 民间股票配资合法吗 广东十一选五是属于国家的吗 中彩票的人之前的征兆 云南快乐十分走势图前三基本走势